行业新闻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东芝存储器出售久拖不决为中国存储芯片产业提供机会

来源:      2017-9-18 9:00:04      点击:

当前的美日韩联盟是指由日本官民基金“产业革新机构(INCJ)”牵头,日本政策投资银行、美国投资基金贝恩资本(Bain Capital)、韩国SK等出资组成,据悉韩国SK旗下有SK海力士存储器业务未来将不会干预东芝存储器的经营管理而仅是投资。

中国台湾的鸿海则希望通过收购东芝存储器进一步完善其产业链,此前其已经成功收购了面板企业夏普,这样既可以提升它与最大客户苹果谈判的筹码,避免当前持续被苹果压低代工价格的尴尬局面,也可以形成与拥有强大产业链的三星抗衡的局面。

不过,日本方面以不希望技术外流作为条件以及此前鸿海收购夏普在敲定收购协议后却大降收购价的行为让东芝方面存在担心,导致在鸿海持续提高收购价的情况下日本方面依然不愿将东芝存储器出售给鸿海,而美日韩联盟则由于牵涉利益方过多导致在收购中动作缓慢。有意思的是,美日韩联盟和鸿海都希望拉苹果这个东芝存储器的最大客户加入。

在这种犹豫中拖延时间的情况下,东芝存储器的员工自然人心浮动, 而且东芝存储器的员工也担心东芝存储器被收购后可能会出现裁员情况,其员工出走情况开始出现。

中国当前三大存储芯片企业长江存储、合肥长鑫、福建晋华正加速建设它们的生产基地,其中长江存储已研发出32层堆栈的3D NAND Flash并预计2018年后量产。合肥长鑫和福建晋华则进入DRAM存储芯片行业。

中国众多产业如PC、智能手机等对存储芯片的需求极大,早在2015年中国采购的存储芯片占全球的存储芯片份额已达到三成。中国也正努力推动国内芯片产业的发展并为之提供巨额资金支持,长江存储的母公司紫光就获得了数百亿资金的支持。无论是国内庞大的市场和政府的资金支持都非常有利于国产存储芯片产业的发展。

不过,在技术方面要追上当前全球居于领先地位的美韩日几大存储芯片企业需要面对重重困难,而引进人才显然一条合适的道路,在东芝存储器出现动荡的时候,长江存储正好借此大力吸引其人才的加入。

在1990年代,韩国的液晶产业刚刚起步的时候,它们就通过大量引入当时居于领先地位的日本液晶面板企业的人才并最终成就了韩国面板企业居于全球领先的地位。东芝是全球第二大NAND Flash企业,其技术领先优势是毋庸置疑的,早在去年三季度其就开始量产64层堆栈的3D NAND Flash,在技术方面与全球最大的NAND Flash--三星电子不相上下,如果长江存储能挖来东芝存储的重量级人才将可以少走许多弯路。

东芝存储器业务的动荡也影响到其对全球存储芯片设备,当前由于种种因素的影响,中国存储芯片企业要购买先进的存储芯片制造设备面临一定的困难,作为全球第二大存储芯片企业的东芝存储器由于当前的动荡其对存储芯片制造设备的采购同样受到影响,出现停滞迹象,而存储芯片制造设备供应商可等不起当然希望越早出售设备越好,这也有利于中国存储芯片企业。

所以东芝存储器业务重组时间越长,其造成的人员动荡就越严重,对中国的NAND Flash存储芯片企业来说就越有利,可以为中国存储芯片产业的发展提供有利的条件。